《夜归鹿门山歌》:孟浩然归隐鹿门带着怎样的情趣与惆怅?

发布日期:2019-10-26 11:13   来源:未知   

  小时候读《春晓》,摇头晃脑地背诵“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是第一次听见孟浩然的名字,在最初启蒙的时候,后来又学了很多首孟浩然的诗歌,也渐渐知道了他更多的故事,知道了他作为唐朝最著名的山水田园诗人之一,有着怎样不俗的成就,也知道了孟浩然山水田园诗的特点,变得更为欣赏。

  我们知道,孟浩然人称孟襄阳,源自于家住襄阳,所以他的许多诗都与襄阳有关,其中最著名的一首莫过于《夜归鹿门山歌》。这首写景抒怀诗,将诗人的隐逸情怀表现得十分具体,其中固然表达了诗人恬静的心境,但也带着一种孤寂惆怅的情绪,情感朴素而真挚,语言清新而自然,带着特有的孟浩然风格。

  有人也许会疑惑,这不是写鹿门的诗歌吗,怎么会和襄阳有关?其实孟浩然家住在襄阳城外,岘山的附近,位于汉江西岸,而鹿门山则在汉江的东岸,隔江相望,距离自是不远的,乘船过去,很快就会到达。不过鹿门山很久以前就是隐居的胜地了,说起来,也是有一段典故的,这段典故在《夜归鹿门山歌》这首诗里就有提到:“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庞公栖隐,就有自己的一段故事。

  庞公又叫庞德公,是东汉末年的名士与隐士,他与当时的徐庶、诸葛亮都有交往,也深受诸葛亮、徐庶等人的敬重。庞公有才,却不以做官为志向,与妻子相敬如宾,平日耕地劳作,闲时就弹琴读书,好不快活。当时的荆州刺史刘表多次邀请庞公出山做官,但庞公都以志不在此为由拒绝了,不过他也的确志不在此,之后携带妻儿登上鹿门山,并以采药为原因,再不归来,从此鹿门山就成了隐居的代名词。

  再来说说孟浩然写这首诗的背景,孟浩然是个一生未入仕途的诗人,虽然他有一番报效国家之心,六合蓝波数,但或许没有做官的缘分,所以错失过许多机会,最后或许是看清了现实,在经历过多次失败之后,也放弃了做官的想法,就干脆回到家乡襄阳,开始过上了自己舒适惬意的隐居生活。正巧家离鹿门山很近,于是孟浩然也跟随着庞公的足迹,在鹿门山辟了一住处,偶尔去住住,也标榜了自己隐居生活的开始。

  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自来去。

  黄昏时,山中寺庙的钟声开始在山谷中回荡,渔梁渡口处却依然热闹,人们都开始回家,沿着沙岸向江村走去,诗人也开始乘着小船回到鹿门隐居处,月亮出来,照射在鹿门山的树上,仿佛在忽然之间,就来到了当年庞公隐居的地方,山间小路清冷而寂静,除了隐居之人,也无人会来此处了吧。

  诗人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全都写进了这短短的五十六个字中间,江边之景、山中之景,有动有静,也先动后静,在江边热闹的“动”的衬托之下,鹿鸣山显得更加幽深安静了,而这也恰恰是诗人此时的心境,安静而淡然,孟浩然作为一个山水诗人,自是享受这种清闲的隐逸生活的,但只是心中始终有抱负,在隐居时,也不免会感到一种孤寂与无奈,这种无奈,正是仕途之路不顺畅的悲哀。

  其实古语有云:“大隐隐于市”,隐居并不是要摆脱尘世,也并不是要与世隔绝,只是一种悠闲而淡然的生活态度罢了。心里平静,怡然自乐,这就是最原始的隐居生活了,孟浩然其实也是一样,在这篇诗歌里,虽说在晚归途中,诗人与其他人走向了截然相反的两条道路,但并不是说,诗人就厌倦了尘世的热闹,相反,孟浩然其实很喜欢这种凡尘的热闹,这代表着烟火气,是人世间最温馨而感动的存在,而诗人写渡头的热闹,也正是表达一种对热闹生活的喜爱。

  孟浩然的隐居是迫于无奈的,但他本身又十分享受这种隐居生活的闲适,这首诗看似是一首山水小记的诗歌,却表达了十分丰富的感情,更有诗人的人生态度和志趣。写景,写人,也写自己独到的感受,他笔下的那个超脱的隐士形象在诗歌中营造了一种独到的意境与风格,优美淡然超脱尘世却又归于尘世。

  仕途困顿,痛苦失望,孟浩然之所以隐居,也可以说体现了一种消极避世的处世态度,但那是已知了未来的结果,所以若是能让自己过得舒适,又未尝不可呢?但现实的我们若是遇到困难,只一味逃避,却又并不值得提倡了,只要还有希望,我们总应该战到最后一刻,而不是选择逃避,毕竟,逃避是不现实的,能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世,我们总会面对人生路上的各种困难,只有克服了种种挫折,我们才能有更多的选择。

  隐居是许多人向往的生活,在尘世的纷纷扰扰中,若是累了,其实也可以寻一处安静之地,放松下来,感受尘世烟火,享受自然的安宁,也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自己所追求的,自己最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